初安——川

长罐的雪碧不好喝!

两个人【雪兔】

我在俄/罗/斯的莫/斯/科遇见了两个人。
两个人,一个高大的南/斯/拉/夫夫人一个帅气的普/鲁/士人。
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酒吧里,他们两个坐在一起,南/斯/拉/夫人拿着一瓶伏特加,普/鲁/士人举着一杯啤酒,他们在一起说笑,很开心的样子。那时我就在不远处吸溜着朗姆酒看着他们,出于好奇,我向他们搭了话。
那个高大,戴着围巾的南/斯/拉/夫人一脸纯良的说他身边的普/鲁/士人是他的爱人,而那个银发红瞳的普/鲁/士人听到这句话立马炸毛了,一边敲打他一边抗议。
“才不是的!本大爷明明帅的像小鸟一样!”
离开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,我草草的吃了晚餐,回到宾馆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我是想着事情睡着的,那个南/斯/拉/夫小伙很像之前我见过的一个人,他自称苏/维/埃,却死在1991年的那个圣诞夜。
后来我回到了我的故乡,第二次去那里已经是墙倒之后了。
第二次见到他还是在那家酒吧,桌子上依旧摆着一瓶伏特加和一杯啤酒,只不过南/斯/拉/夫小伙的身边没有任何人,他的眼神也没有之前那样明亮。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,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无权插入。

50年后,我已经70多岁了,我带着儿女走在莫斯科的街道上,我好像又看见了那两个人,但我坚信那只是错觉罢了。
“喂蠢熊,所以说今天晚上到底要不要请阿西他们来我们家吃饭?”
“万尼亚想和小基尔独自相处啦^L^”
听到那两句话,我松了口气。
果然不是那两个自称“俄/罗/斯”和“普/鲁/士”的人啊。
不过他们两个似乎像我这边笑了笑,也是错觉吗?

END

我果然不适合写文
幼儿园文笔,如有错误还请多指教